堆高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高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裸露的不仅仅是水表

发布时间:2020-03-02 10:41:21 阅读: 来源:堆高车厂家

水表冻坏楼道瞬时水流成河

1月4日傍晚,家住庐峰小区附近的刘先生称其所住的单元楼里总水表冻裂,自来水四处喷射,导致楼道内到处是水,随后记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来到现场后看到,刘先生的单元楼的楼道已经被淹没,水里垫了四五块砖,以方便居民进出。一位住在一层的中年男子正在用簸箕往外舀水。税务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说,他刚看过,自来水管道的阀门和底下的一段管子都冻裂了,需要更换水表、阀门和管道。冻裂的管道直径约40毫米,负责整个单元十几户的供水,现在整个单元都不能用水了。该工作人员称,他已经通知了维修部的工作人员,随后会带阀门和管道来进行更换。

据刘先生说,当天下午4点多,他本来准备出门,发现楼门口的水表房往外喷水,他设法打开了水表房,却没有办法关闭总阀门,只好暂时给水表房挂了一个塑料门帘,防止溅湿进出的居民。这楼有几十年了,楼里没有暖气,肯定是冻坏的。

不久,一辆面包车开来,抢修人员拿着工具和配件,打开水表房,关闭了总阀门,逐一检查配件和管道。就在此时,两名女子途经这里,看到车上有供水抢修的字样,便要求抢修人员去另外的元帮忙维修,那里同样是水表冻坏了,家里已经两天没水了。

刘先生家水表的遭遇是年初浔城许多住户的一个缩影,他们和刘先生一样,因为水表被冻坏不得不外出提水,生活十分不便。

老旧房屋没供暖水表管道频冻坏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庐峰小区附近共有几十栋栋楼,不少是旧房子,由于整个楼内没有供暖设备,所以一到冬天经常出现自来水表、管道被冻的情况。据一名抢修人员称,由于年初的气温在最近气温在零下三四度,附近很多住户的水表均被冻裂了,他们这几天都没有歇着,经常是刚修好这个单元,有得马不停蹄地赶往另一个单元进行抢修。

但由于被冻坏的水表过多,抢修人员有限,不能及时处理,所以附近很多居民只能到处提水,以等待自家的水表修好。

目前没有真正防冻的水表

水表破损并非伤筋动骨,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居民的生活,所以居民发出为什么不更换质量好的水表的疑问,再正常不过,对此,记者来到九江水务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对此进行了解答。

九江水务公司负责新闻宣传的工作人员张丽表示:前段时间,我们在九江市进行了大面积的水表更换,选用江西三川公司生产的水表,该公司在国内是比较知名的水表生产企业,但遇到极寒天气,时间一长,水表也会破损,因为目前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防冻水表,故为水表装上防护管是不错的选择,但全市有20多万快水表,防护管的成本为15元,仅此一项就要花费300多万,还不包括人工费等等,巨额的费用让公司难以承担,因为我们每年主营业务的亏损都在400多万。所以我们只能在一边对水表进行抢修的同时,一边告诉居民注意对自家水表的保护。

水表裸露是民生的裸露

自来水表和水管被冻坏,在冬天的浔城并不罕见。尽管水务公司通过媒体告诉市民一些冰雪天气水表水管的防冻措施,如有表箱门的用户尽量将表箱门关闭;裸露在外的水管、水表、水龙头,可使用棉、麻织物、稻草绳子进行包扎;水龙头可稍稍拧开使水流成线,保证水管内24小时不间断水流以防止水管受冻,等等,但是,终归是改变不了水表、水管实际上是暴露在严寒下、缺乏实质性的有效保护的现状,也改变不了对裸露的水表、水管、水龙头的保护,事实上成了用户之责而非经营者之责的现实。

为什么水表老是很受伤?原因很容易找到:水表是裸露的,在冰天雪地里。说到这里,也许有人要较真了:很多水表有表箱,很多水管有套管,怎么能说是裸露在外?那好,你不妨用温度计测量一下,在冰雪天气,塑制表箱和套管内的温度,和外面有多少差别。塑制表箱和套管可轻度防晒、防风、防撞击,但并不保温。即使有塑制表箱和套管的单薄外衣,但是在冰点以下的冰天雪地里,如果用户不采取额外的防冻措施,水表和水管一样难逃冻坏的厄运。这层外衣此时便与皇帝的新装无异。何况,在一些老居民区,水表、水管还没有表箱和套管。相比过去安装在室内的水表和水管,可以说,现在的水表和水管相当于是裸露的,这种说法并不为过。

既然明知九江常有冰冻天,为什么还要把水表、水管安装在室外,而且对老用户还是不惜另行施工,从室内移至室外?理由估计是:便于抄表和维修。

按照水务公司和用户的权属划分,水表和表前水管归公司维护,表后水管、水龙头维护归用户负责。那么,水表、水管移至室外后,从以前分装在各楼层用户家中的分散状态,变成集中于近地的一个个表箱中,不仅极大地方便了抄水表,而且公司承担维修责任的水管长度大大缩短。简言之,此举可大大降低公司成本和工作人员劳动强度。

不过,世上鲜有两全其美的事。比如水表集中到室外后,公司的成本和劳动强度的确是大幅减少了,但是用户的防冻维护和冻坏后维修的成本和强度却是大大增加了。差别也许不过是,把成本和劳动强度从公司卸到用户身上而已。而且,冻坏后的水表仍然是公司负责维修的,这种换表的成本估计会长期发生,有没有估算过总额究竟将有几何?

在自来水公司和用户之间,前者尽管一地基本上只有一个,但仍是强势的;后者尽管人数众多,但犹如盘子里的散沙,互无联合,仍属弱势。强势者想要水表移至室外,弱势者基本上无力拒绝,只能被动接受。这种时候,如果强势者更多考虑成本、便利等自身利益,则弱势者必然增加更多支出,失去更多服务、便利等自身利益。在这种强弱分明的博弈中,如果缺乏公正的第三方力量的干预,则强弱差距、利益得失之势必然不断扩大。

其实,我们有消费者维权组织;不行的话,还有司法、仲裁机构;还不行的话,还有人大、政府和政协组织。这些组织,都肩负着为公众维权的法定义务,有的还享有相当大的民授权力、法授权力,完全有能力作为公正的第三方力量,介入任何涉及公众权益的事务。问题是,像解决水表很受伤这种事情的公众诉求,究竟有何种渠道才能传达到有关组织,并促成该组织的行动?

水表无言,冻坏是因缺保护;民众势弱,诉求不易达上层。如何建立公众诉求通达的渠道和公正的公众权益保护体系,是亟待研究解决的紧迫课题。

类似裸露的水表,公众还经常可以看到裸露的民生,比如魂断垃圾箱的贵州儿童、倒毙长沙救助站门前的流浪汉、无处安放的养老医疗、沉甸甸的教育账单凡此种种,均提醒人们:须认识,你所能拥有的,只是你所付出的;须记住,保护民生不致裸露,才能保住社会不致裸奔。水表很受伤,警示人们,尤其是上述组织中的居于上位者:民生不应裸露,责任重于泰山。

记者倪晓锋/文 杨军/摄

北京维尔口腔医院

四川中医肝病医院

福州中科白癜风研究所

成都九龙整形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