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高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高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开禧北伐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开禧北伐的战争评价

发布时间:2021-01-05 20:24:34 阅读: 来源:堆高车厂家

开禧北伐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开禧北伐的战争评价

南宋宁宗朝时首相韩侂胄主持的北伐金朝的战争。“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陆游的诗道尽了对收复中原的渴望与对朝廷屈辱求和的愤懑之情。在诗人八十岁那年,宋王朝终于再次出兵,北伐中原,但由于朝中宰相非贤,将帅多庸,战事难如人意。

宋宁宗赵扩即位后,奸臣韩侂胄专权,迫害贤臣,制造党禁,引用小人,虽无宰相之名,却凌驾于宰相之上。韩侂胄是名相韩琦曾孙,虽然举动不法,但还是希望像韩琦那样名扬后世,因此在地位稳固之后,逐渐开始举用当时知名人士,起用主战派,准备对金用兵,雪靖康耻。

嘉泰三年(公元1203年)十二月,出使金国的邓友龙回朝,奏称金国北有蒙古之患,国内连年灾荒,民不聊生,建议朝廷出兵以图恢复。同时,金国内盗贼不断,担心宋朝趁机出兵,在边境地区屯粮增兵,引起宋朝廷的担忧。在此背景下,北伐之议遂定。

但是,朝廷内外反对北伐的声音不断,韩侂胄为了获得舆论支持,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在嘉泰四年(公元1204年)四月,朝廷下旨给抗金名将韩世忠立庙于镇江府。五月,追封抗金名将岳飞为鄂王,大将刘光世为鄜王。同时,朝廷决定第二年改元开禧,取宋太祖开宝和宋真宗天禧年号之义。

进入开禧元年(公元1205年),出兵的消息已经渐渐传入金国。五月,金章宗完颜璟任命平章政事济国公仆散揆为河南宣抚使,调集诸路兵马向边境集结防备。宋殿前副都指挥使郭倪与濠州守将田俊迈派虹县人苏贵等前往开封,对仆散揆谎称宋军增兵边境本来是为了防备盗贼,现在听说您率兵前来,不敢冒然撤防,由于粮食不够,许多人都饿死了。(“宋之增戍,本虞他盗。及闻行台之建,益畏詟,不敢轻去备。以其皆白丁,自裹粮糒,穷蹙饥疾,死者甚众。”)仆散揆就放松警备,并上报给金章宗,金章宗对宋来攻打自己本来就持怀疑态度,在接到报告后就召回仆散揆,失去了先机。

在金国君臣自以为无事的时候,宋军开始出动小规模部队骚扰金境。

五月二十八日,宋忠义人朱裕等焚毁金海州涟水县。

九月十五日,宋兵三百人攻金唐州比阳县寺庄,杀金副巡检阿里根寺家奴。二十一日,攻黄涧,杀金巡检高颢。十月二十四日,袭击比阳县城,杀金唐州军事推官撒睹。

十一月初三,宋兵入金邓州内乡县,攻商州洛南县,但被金商州司狱参军寿祖击退。

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正月十四日,宋太尉、昭信军节度使、利州西路安抚使、兴州诸军都统制、兼兴州知州吴曦发兵攻金抹熟龙堡,被金将蒲鲜长安击败。

二十八日,宋西和州守将约金陕西统军判官完颜掴剌、巩州兵马钤辖完颜七斤在边境会谈,伏兵袭击,杀金将七人,完颜掴剌马蹄陷入泥沼,被箭射伤,与完颜七斤狼狈逃脱。

四月,宋资政殿大学士、四川宣抚使、兼成都知府程松发兵入金秦州界,在东柯谷被金将刘铎击退。

随着边境形势日趋紧张,金河南统军使纥石烈子仁建议在开封、归德府、许州聚集重兵,另发山东军七千驻大名府,河北军一万七千驻河南府,得到金章宗批准。金章宗再命仆散揆前往开封,调兵分守要害。

这月十九日,宋宁宗下旨追削卖国宰相秦桧王爵,改谥缪丑,在制书中痛斥秦桧:“兵于五材,谁能去之!首驰边疆之备;臣无二心,天之道也,忍忘君父之仇?”,“一日纵敌,遂贻数世之忧;百年为墟,谁任诸人之责?”人心大快。

镇江府诸军都统制、扬州知州、兼京东路招抚使郭倪派遣统制陈孝庆、武节郎毕再遇进取泗州,克日出兵,北伐行动正式开始。金军闻报,急关闭榷场,入城防守。

二十六日,宋军至泗州城下。泗州有东西两城,毕再遇下令列旗帜、陈战船于西城,以迷惑金人,而自己率部从小路攻入东城,杀敌数百,金兵溃逃。接着,毕再遇再攻西城,先竖立大将旗,向城上喊话:“大宋毕将军在此,尔等中原遗民也,可速降。”金淮平知县领众出降,泗州城遂定。同月,江州统制许进收复息州新息县,光州忠义人孙成收复褒信县。五月初一,陈孝庆收复泗州虹县。

捷报连至临安府,初七,在韩侂胄的建议下,宋宁宗下诏对金宣战。诏书中说:“天道好还,盖中国有必伸之理;人心助顺,虽匹夫无不报之仇。”,“为人子,为人臣,常念祖宗之愤。益励执干之勇,式对在天之灵,庶几中兴旧业之再光,庸示永世宏纲之犹在。布告天下,明体至怀。”

这一时期虽然有江州诸军都统制王大节进攻蔡州失利,但是宋军整体上仍处于上风,气势正盛。

金章宗任命仆散揆为左副元帅,枢密副使完颜匡为右副元帅,陕西统军使为元帅右监军,真定知府乌古论谊为元帅左都监,分道抵御宋军,又调发河北、辽东军一万五千屯真定、河间府一带以为援军。

初十,宋侍卫亲军马军司统制田俊迈收复宿州蕲县。仆散揆担心宋军由宿州直取徐州,进而攻入山东,急命安国军节度副使纳兰邦烈、同知蔡州防御使事抹捻史乂搭率精骑三千戍守宿州。郭俊迈率部进攻宿州,被金军击败。

十四日,主管侍卫亲军马军行司公事李汝翼与池州诸军副都统制郭倬合军五万来攻,城上箭下如雨,终不能克。又逢阴雨连绵,宋军营中积水,士兵生活艰难。纳兰邦烈乘机以骑兵二百绕至宋营背后,突然发起攻击,宋军扰乱,抹捻史乂搭又率骑兵从正面攻击,杀伤宋军数千人。郭倬等听闻金援军将至,连夜撤退。纳兰邦烈、抹捻史乂搭从后追击,于黎明时分至蕲县与宋军相遇,大败宋军。在这危急时刻,身为大将的郭倬干了一件十分可耻的事情。他为了脱身,将率先进攻宿州郭俊迈送给金军,借以脱身。

郭倬、李汝翼败兵至虹县,于进军徐州的毕再遇相遇。毕再遇料金军必来追击,急进至灵璧县,与驻凤凰山的陈孝庆军相会。金军五千余骑杀至,毕再遇令敢死士二十人守灵璧北门,自己率兵冲敌阵。金人素闻毕再遇勇名,见到他的旗帜,惊呼:“毕将军来也!”急忙撤退。毕再遇手挥双刀,追敌三十里,杀伤甚重,盔甲被鲜血染遍。有一个使用双锏的金将骑马来战,毕再遇左刀挡住他的锏,挥舞右刀砍中他的身体,敌将坠马而亡。解决了追兵后,毕再遇又率部断后,保障诸军撤回泗州。

建康府诸军都统制李爽围攻寿州,金刺史徒单羲拒守,河南统军判官乞住及买哥等率兵增援,与徒单羲内外夹攻,李爽败退,但金寿州同知蒲烈古中也中箭而亡。由于宿州、寿州之败,刚开始的北伐在两淮战场已经由进攻转为防守。

在荆襄战场,十三日,宋江陵府诸军副都统制、襄阳知府、兼京西北路招抚副使皇甫斌进攻唐州,金刺史吾古孙兀屯拒守,泌阳副巡检纳合军胜来援,击败宋军。

在川陕战场,宋兴元府诸军都统制秦世辅出师至城固县,军队乱了,乱了!程松遣将攻方山原,被金元帅右都监蒲察贞击败。义军克和尚原,不久复失。而大将吴璘心怀二心,暗通金人,密谋叛变,自然不可能取得进展。

面对败局,宋宁宗下诏将王大节、李汝翼、皇甫斌、李爽等罢官流放,斩郭倬于镇江府,力主北伐的韩侂胄亲党,安远军节度使、领阁门事苏师旦,主持两淮军事的御史中丞、两淮宣抚使邓友龙相继被撤职,改以江南东路安抚使、建康知府丘崈为宝文阁学士、刑部尚书、两淮宣抚使。

开禧北伐的评价:

有人认为宋宁宗的宰相韩侂胄是位奸贼。但他为了收复故土江山付出了毕生的心血时应当肯定的。事实上由于宋朝官员、士大夫、文人墨客、文学鸿儒个个都贪生怕死、卖国求荣所以污蔑韩侂胄为巨奸,把他和秦桧相提并论。所以韩侂胄蒙受不白之冤近千年。新中国成立后一度给韩侂胄平反昭雪。现在有历史学者再次攻击韩侂胄为奸贼,这种论调甚嚣尘上。这是极度不公正的污蔑。他身虽死,但为南宋帝国换回了一些利益,不愧为北宋名相韩琦的后人了。但要批评的是,韩侂胄的军事准备不足,尽管政治准备较为充分,仍招致了这个结果。

广州救护车出租

北方基因肽

圆管抛光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