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高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高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朵苍白永恒的云疼了谁的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9:42 阅读: 来源:堆高车厂家

我是天空中的一朵云,无论星转斗移、天灭地覆,我都会死死的定格在这里,只因这个高度和角度足以让我刻刻看到你,感受着你的每个心跳气息,每次的哀乐与喜怒。你曾给的暖,我不会忘记。

薄凉,你瘦了,瘦的没人样了。你憔悴了,即使我天天看着你,也能清晰的看到你的丝毫变化,哪怕一个微蹙的眉宇,一个紧锁的额头,一个游离的眼神;每个心跳气息,每次的念念细语。

薄凉,你不知道吧,我就在你身边,就在你的头顶上,时刻的围绕在你身边的一朵云。可是,你不知道我的存在,你从不曾抬起头来仰望一下天空,哪怕只是一个微小的角度,你都不会看一下。所以你永远不会知道我的苦苦等待,我的用心良苦,我的痛彻心扉。可是,我依然没有恨你,亦如当初那样,你违背了承诺,颠覆了誓言。我依旧死心塌地,执心未眠。

泪化雨丝,化不尽离殇,心若成风,吹不断念愁。

忆起我们的那些若美浮华,我痛得抽离,痛到面目全非。身体的每个角落,每个细胞都被痛魔所死死占据。痛到快已撑不住身体上面的那片天空,就要坠落而亡时,我紧紧握住拳头,咬紧牙齿,直至皮肤变为深深的紫色,嘴角流着鲜红的血滴,只为了将自已牢牢地定在那里,可以每时每秒的看着你。

Part2、

那年,我高三,没有继续念大学,而是出去像很多人一样当上了打工一族。那时,我是多么想念大学,多么渴望大学生活。可是我从出生下来那刻,就注定了我的命运会如此坎坷,生命会早早到了尽头。我恨上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恨父母为何要把我生下来。在我生存的那些个日子里,我没一天真正的快乐过,幸福过。那个本应单纯、无虑的年纪,我却变得不再单纯,却是满腹悲痛。

在我三岁时,我那个所谓的‘父亲’,有了外遇,整日不着家,一门心思都放在那个女人身上,对我和母亲不管不问。母亲成全了他们,跟那个男人离了婚,而母亲再婚。我不愿叫他父亲,因为我的不幸都是他造成的,不然我该有个幸福温馨的家庭。而还愿意叫他母亲,因为在我存活的日子里,她还能给我些许关爱。那时,哪怕一丁点的关心,在我看来都是巨大的赐予,我会记,记一辈子。

母亲再婚时,男方提出不要我,她有拒绝过,可最后我却是在姥姥眼前长大的。姥姥,我多么熟悉的称呼,多么温暖的词语,现在又是多么想再叫一声。是的,我是被姥姥一手拉扯大的,她给我吃穿,供我上学。

记得那时我天天缠着姥姥,问她同一个问题,“姥姥,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为什么我没有?他们在哪里?”姥姥抚摸着我,眼里闪着泪光,亲切的说“依儿,爸爸妈妈上班挣钱呢,挣了钱给你买新书包,买好吃的。”我天真的抱着姥姥开心的叫起来。

渐渐的,我从邻居口里听了一些关于我的事情,每天我背着书包回家,都能从她们嘴里听到一些事情。我开始不再问姥姥那个问题,因为我知道她们根本不要我了,我的世界里没有爸爸妈妈,只有姥姥而已。我长大了,姥姥把事情告诉了我。我没有惊讶,没有哭泣,因为这些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而我那时没哭没闹,我独自承受着这一切,我学会了为了爱我的人,而放弃了我一直寻找的人。我只有姥姥而已,只有姥姥而已......

在我高三那年,姥姥得了重病,我不顾姥姥反对,退了学,在家照顾姥姥。最后,我亲爱的姥姥还是离我而去了,我最亲最亲的人离开我了......

母亲有叫我去她那,可我不愿意,几经拒绝,我选择了外出。

Part3、

是的,我无可厚非的成了一个流浪者。一个人的城市,孤独到心碎。

我用姥姥留给我的钱租下一间房子,足以容下我,我无比满足。空间越小,我就会越感到温暖。我工作了,在公司做了一名普通操作员,每天上下班,重复着同样的事。可是,很充实。

我喜欢这城市的夜晚,永无休期。下了一地厚厚的雪,十几天都不会融化。夜晚,我习惯了一个人走在路上,听脚下白雪发出翠翠的声音,进入耳朵,融汇心底,贯穿全身,每个细胞,每条神经。我想那纯白的雪可以净弃我内心的阴暗吧。

早已看惯了这城市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太多的无奈和遗憾不言而泣。这个冬天太过寒冷,冷到心里。我不知道谁还可以给我一丝温暖,谁还可以将我不必这么悲痛,谁还可以让我看到这世界的暖色是什么颜色。

站在路灯下,孤单的只剩下我和怜影为伴。雪花开始了漫天飘舞,冷风凌乱我的头发。那一瞬,所有的记忆碎片急速的闪过,重复着,一片片,一遍遍。泪开始毫无保留的倾泻而来。

这些,回想起来,依然那么深刻,清晰。那时,我是那么渴望温暖,祈祷幸福临至。薄凉,你给我了,是的,这些你都给我了。依然记得我们相遇的时刻。

那天我休班,在家一个人静静地听我喜欢的歌。有人敲门,我开门后,看到穿着警服的两个年轻人,你说是办外来人口暂住证的,登记下了身份资料和联系电话。我没想到你晚上竟给我打了电话,我们聊了很久。接下来的日子,你经常联系我。对我很用心,每天接我下班,说这里乱,一个人不安全;每天都会在我家里放很多吃的;每次都会认真的倾听我的忧伤。我知道你很爱我,我开始也爱上了你,可是你我都明白,这份爱如果坚持下来,我们都会很累。你的家境太过优越,而我,一个人而已。我劝你放弃,你拥我入怀。含泪说道:“盼依,这辈子,我非你不可。”我心痛泪流。你告诉了家里,不用想,父母坚决反对,为此,你和父母大吵一架。我们约定,我努力工作,等升职后再向父母提起。

我彻底记得,那之后的时光里,将是我难以磨灭的记忆。一如从前。温暖。安适。依靠。幸福。全归于我。我们缠绵过的小屋,牵手走过的每条街,吃过的每间快餐店。我最喜欢那间排骨米饭店了,因为那的座位是秋千。我们相对坐在上面,感受着自然一样的气息,很是欢喜。

我娇謓的说。“薄凉,你穿上警服,我们逛街好不好?”你搂着我的脖子,轻声问道“为什呀?”“那样我有很大的安全感,幸福感呢!”我满心骄傲的说。“盼依,你知道的,这衣服可不是随便能穿出去的啊,乖,我在家穿给你看。”我知道,可是还喜欢那样说,或许只是说给自己听吧,因为很舒心。

那个冬不再冷。眼中尽是惬意,心里满载幸福。

岁月静好,我看到雪花为我而起舞,如烟花般绽放满天,释绎着那美丽的一刻。月光皎洁而煞白,我于雪夜下蹁跹曼舞。忧消愁散,我忘记了自己是谁,若一片雪,盈然白洁,似天地间一粒浮沉,缈缈至及。突然被你所扰,将一风衣披于我身上,缕我青丝三千,彼时,暖意倾城,双蝶鸳鸯莫羡于此。

Part4、

我亲爱的薄凉,可是我忘了,烟花虽美,亦如短暂。华丽背后,落寞泻城。这凄瑟的美,只为瞬间绽放,难以成全永久。那为何还是美好的象征,只因瞬间的珍贵。

我的付出没白白流失,我接连晋升,最终为部门经理。我想这回可以了,可以很简单幸福的在一起了。可是得到的回答却如当初一样,只因我是个没家的孩子。我心灰意冷,彻彻底底的被打败,我以为我经历了太多的磕绊,就会练就一颗坚强的心。可是不然,面对这些,我依然懦弱的很,若跌入深渊万丈,于不复之地。你我相拥悲泣。我们一次次的未来设想,无数个‘到那时,我们......到那时,我们......’此刻都化作了过眼云烟,四散开来。

我不知道没了你还能怎样,还能不能安若静初。

“依儿,我说过,这辈子非你不可,那么这辈子没机会了,我们来生比翼双飞。”我紧紧的盯着你,

“是的,你愿不愿意我们执手逃离这个世界,以死换取相守。”

我答应了你,因为我别无选择,离开你也是生不如死,世界那么大,只有你才能给我温暖。

那么,我们进行了一场计划,最终选择了舍身崖。“舍身崖”,坐落于苍山,这是世人向往的地方。这里烟波浩渺,苍山横列如屏,上蔽原始荒林和皑皑白雪,下临万丈深渊。相传这里是相爱而不能在一起的情侣殉情之地。

情到深处方可逝,我们的爱怎能瞬间残肆,我们要的永恒难以成全,那么,期待化蝶跹跹飞。

接下来的日子,我做了想做的事。我辞职后,回到故乡,找到了我仅有的亲人,我母亲。给我开门的是她现在的丈夫,他怀里抱着个孩子,满脸惊讶,他不会想到我来这里,而这是我第一次来。

“盼依啊”。“我来看看我妈”。

他笑着请我进屋。他把厨房的母亲叫出来,接过孩子,他去厨房了。

“依儿,你来了,这些年你还好吧......”“还好。”我盯着她怀里的孩子。

“这是你的弟弟。”“嗯,挺可爱的。”

这孩子看着我,笑得那么甜,不知为何,觉得那么亲近。我拍拍手,想抱抱他,他竟向我投来,我抱着他,那么温馨。

母亲惊讶的说:“这孩子从不找人的,怎么会让你抱呢,或许留着同样的血液吧。”我不语。

我想,这孩子一定会比我幸福吧,是的,他一定会比我幸福。

“依儿,孩子那么喜欢你,别走了,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我知道这是最后的见面,我留下来。吃饭时,他们一个劲儿给我夹菜。我真真切切的感到了家的味道,亲人的疼爱,拿起杯子掩饰流下的泪水。

我们聊了很多,她说“依儿,你不恨我了吧,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摇摇头,“不恨任何人,只恨老天让我降临这阴凉无光的世界后,却不能给我一个安然的生活。”

我看到她眼里浸满泪花。

最后,我来到了姥姥坟前,如她在世一样,我把所有都讲给她听,眼泪哭到干涸。姥姥,我好想您,等着我去看您,原谅我做不到您的叮咛,好好的活着,或许天意如此,对我来说,这是一种解脱。

在那里,我待了一下午,直到天黯然黑去......

Part5、

约定的时间,如期而至。路途茫茫,终于来到相爱见证的地方。

舍身崖,为彼此舍身跳下这万丈深渊。回忆,美丽,寒凉,温暖,痛苦,袭击全身。望着崖下,我深叹长气,而你,霎时间,我看到一丝退意。我说,薄凉,我们不要牵手同跳,你让我先跳,先去探探通往天堂的路,你随后而来。我纵身跃下,天地与万物,于那时荡然无存。身体急速跌落着,脑子里的一切都没了踪影,直至落到崖底。

彼时,不见你的踪影,我化作了一朵云。飘然而上,定落天空。

那时我看到你仍在崖上,只是跪在那嚎啕大哭,“依儿,对不起,我不能......不能陪你走向深渊,为了家人......我不能舍弃他们......原谅我,原谅我......”

薄凉,我听到了,我看到了,我知道你还有牵挂,你不舍,你难以狠心。不像我没有一丝留恋。我看出了你的无奈,所以我要求自己先跳。我都知道,都明白,我尊重你的选择。

自那以后,我便永久的留在了天空。

我是天空中的一朵云,无论星转斗移、天灭地覆,我都会死死的定格在这里,只因这个高度和角度足以让我刻刻看到你,感受着你的每个心跳与气息,每次的哀乐与喜怒。你曾给的暖,我不会忘记。

我看到你会去我们去过的地方,走我们走过的路,赏我们赏过的风景;对着舍身崖絮絮念语。我每天都听见你一遍遍换我的名字,“盼依,盼依......”大颗大颗的泪滴无声息的落下。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想再去纠缠谁的对于错,是与非。是你不够爱我,还是不舍你爱的人。如当初那样,我就没想过你会舍弃我。那么,现在亦是如此,我还是会一如曾经的爱着你,看着你,只是再也感受不到你给的暖。

又是冷冬,大片大片的雪花明目张胆的落下,肆无忌惮的诉说着悲伤。又若看到,我在白雪下舞暖,你温柔的拥我怀中。三千青丝,只为你绽,化作绕指柔,而倾于你。

是谁分配了春暖冬寒;

是谁介入了白天夜的黑;

是谁策划了离殇和悲泣;

又是谁演绎了痛苦与心碎。

看尽时光流逝,岁月沧桑;

望穿悲欢离合,人事易分。

我的疼,谁与共。

天空那么大,唯我一云舞殇。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