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高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高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开眼看新世界林则徐魏源怎么看待外国的

发布时间:2021-01-05 19:37:29 阅读: 来源:堆高车厂家

开眼看新世界:林则徐、魏源怎么看待外国的?

1839年9月5日,英国因走私鸦片的冲突正式向清朝宣战,爆发鸦片战争。自鸦片战争失利以后,西方列强的势力逐渐进逼,但当时清朝内部却罕有人清醒认知这是“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开端,往往视为边境夷狄的小骚动而已,也不认为《南京条约》、《虎门条约》有何严重损害权益之处,更不认为中外体制和武备已有决定性的差异。当中英签约之后,据说北京城内“议和之后,都门仍复恬嬉,大有雨过忘雷之意。海疆之事,转喉触讳,绝口不提”。对依旧自视为“天朝上国”的清朝来说,蔓延湘、黔、粤等地的瑶乱,以及新疆的张格尔之乱,才是有可能损及腹心的大事,区区“英夷”岂能撼动巍峨的大清呢?

但仍有少数士人透过这场战争,发觉“夷情”的重要,如亲历鸦片战争的林则徐(1785-1850年),便可说是第一个睁眼看世界的封疆大吏。他在广州禁烟期间,为了防范外国的抵抗,便注重搜集翻译西洋书籍报刊,就此编纂译出《华事夷言》、《四州志》等。与林则徐同属宣南诗社的魏源(1794-1857年),也在《四州志》的基础上搜集更多中外资料,扩编为百卷本的《海国图志》,并在序中宣称此书是“以西洋人谭西洋也”,希冀可以达到“以夷攻夷、以夷款夷、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效用。

此外,魏源还继承道光初年流行西北舆地史学的风气,欲做出以古鉴今的经世实学成就,因此将治学目光也投向西北和蒙古史地的研究。由于中国的传统边患多来自西域北荒,因此“剿夷”、“抚夷”的案例无可避免地要往该地的历史去探寻。而在钻研西北史地时,又碰上蒙元史事因《元史》舛误太多而蒙昧的困境。魏源在编写《海国图志》的过程中,就曾自称“牵涉元史,辄苦迷津”,批评《元史》实在太过草率,记载西北地名也太简略,导致“孰西孰北,尚未能辨也”,更不用说要“诘其部落之本末、山川之界画”。幸好在编撰《海国图志》时,魏源接触到西洋材料,“得英夷所述五印度、俄罗斯元裔之始末,枨触旧史,复废日力于斯”,因而可以补充前人所未及之处,写出《元史新编》。而太平天国的起事,也与元末民变有些相似,也使魏源打算藉由进呈此书警醒当局。可以说,无论是《海国图志》也好,《元史新编》也罢,魏源爬梳古今中外,都是为了由外返内、改革内政,以求复兴大清这一逐渐衰败的王朝。

还有一批士人,也察觉到清朝内部的腐败,并和魏源一样有着经世致用的治学热诚,投入边疆史地的考究,藉此提出防范外国活动的策略,只是比起魏源,他们较少参酌西洋成果,更坚守乾嘉考证之学的传统作风。如和魏源颇有交情的张穆(1805-1849年),他撰写《蒙古游牧记》时,仅参考徐继畬(1795-1873年)记述世界各国风情的《瀛寰志略》,却未采用魏源著作《海国图志》或《圣武记》中的相关内容。张穆甚至还在向徐继畬称赞其书“考据之精,文辞之美,允为海国破荒之作”时,又强调“春秋之例,最严内外之词,执事以控驭华夷之臣而谈海外异闻,不妨以彼国信史,姑作共和存疑之论。进退扬抑之际,尤宜慎权语助,以示区别”,显示他对外国材料不愿抱持肯定的态度,这也使得《蒙古游牧记》内关于俄罗斯的部分错误颇多,夷夏之别的传统观念在此限制了张穆进一步的成就。

比起张穆更有突破的是曾与之比邻而居的何秋涛(1824-1862年)。何秋涛颇留心中外交流史事,他注意到宫廷内藏有一批历年俄罗斯使臣携来、却被大臣批评“恐其书不伦,徒伤国体”的图书,很希望可拿来增补他正在撰写的大作《北徼汇编》,但无奈“石渠天禄之藏,非外臣所得窥见”,终其一生都无缘得见。何秋涛只能就《海国图志》、《瀛寰志略》、还有英国传教士慕维廉(William Muirhead,1822-1900年)的《地理全志》等书,来获取外国的研究成果。在《北徼汇编》内,何秋涛格外仔细地论述清朝与俄国的关系变迁,以及强调北方边防的重要,将俄国视作不可忽视的隐患。因此于咸丰十年(1860年),俄国趁英法联军之役逼签《瑷珲条约》以及要求划界乌苏里江以东之地时,咸丰帝(1850-1861年)提拔知晓边事的何秋涛为员外郎,并为《北徼汇编》赐名为《朔方备乘》。可惜这部书稿还来不及刊刻,就随着英法联军焚毁圆明园的大火一同遭毁,直到1881年才印行,而那时,俄国也早已抢占中国东北与西北的大片土地。

不管是林则徐、魏源、张穆,还是何秋涛,都曾警觉外国势力的进逼,因此将眼光投向中原以外,苦心孤诣的稽考边疆史事或西洋风土,只为替当朝者提供一帖治国良方。尽管他们骨子内仍不脱“华夷有别”的旧有思想,以经世致用的实学理路来治学、以旧眼光看待新世界,并未真正完全藉新角度、新材料突破窠臼,可说是传统士人面对新局势下、试图以传统学问解决国政的最后一次努力。但考虑到渠等为国为民的心血,以及承先启后的作用,他们身上所背负的时代局限性,也就不那么需要苛责了。

松江印刷厂

黄金麻报价

纤维增强硅酸盐防火板

黄金麻厂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