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高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高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美之争三张牌暗藏玄机虚实真假尚难辨

发布时间:2021-01-22 16:15:21 阅读: 来源:堆高车厂家

杜鹃归来,这是近一周内,在激烈的国美权变过程中,始终处于舆论下风位置的黄光裕方面得到的最好消息。有黄方面人甚至惊呼,这是黄家打响“卫国战争”的时机到了!

与此同时,《中国经营报》也开始正面接触到黄家的代言人——贾鹏云。在与《中国经营报》记者逾一个小时的对话中,他将当下国美战事一一详解,其中我们发现,在陈黄双方对决的出牌过程中,有实有诈、有真有假。正所谓“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韩愈语),如今对于双方而言,唯有击碎旧有平衡,才能让外界重新想象,获得更大的资本支持。不过,在你来我往中也暴露出种种矛盾之处,黄光裕与陈晓到底谁在说谎?抑或是为下一步“和谈”做出的铺垫?我们拭目以待。

棋至中盘,激战愈酣。

“他(黄光裕方面)试图把每个键都按一遍,甭管有用没用。”国美电器财经新闻发言人任大庆如是不屑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打了这样一个比方。任大庆所言的“按键”,是指8月23日国美中期业绩会以后,大股东黄光裕方面提出的欲分离未上市门店、要求认购新股等一系列事件。而黄的以上“按键行动”也确实触疼了国美的神经。

9月1日上午10时左右,本报记者临时接到国美的邀请短信。当日下午,在北京朝阳区国航万丽酒店,作为博然思维公关公司人员,并同为国美新闻发言人的任大庆和赵彤急急出现在媒体面前。

同一事件,两种说辞,每一方都声称战局只对自己更有利。

第一张牌:372家门店价值激辩

战火正在从股权层面烧到经营层面。

8月27日,黄光裕方面向国美电器发出了一封《关于附条件终止“非上市托管协议”的书面通知》 (以下简称“通知”)。在通知中,黄称,如果9月28日特别股东大会上,他提出的五项动议未获通过,北京国美将有意终止与上市集团签署相关协议。此处的北京国美并非国美北京分公司,而是黄光裕用以运营372家非上市门店的公司,也是以上门店的总出资方。

黄所称的协议则是指2005年3月17日以来,北京国美与国美集团签署的一系列管理、采购和供应等领域的关联协议。通过这些协议,一直以来,未上市门店和上市门店共享采购、管理、物流、售后系统。

正如增发是陈晓众所周知的武器一样,独立非上市门店同样也是黄早已公开的“杀手锏”。现在的问题在于,这张牌的事实杀伤力到底有多大?对此,当事双方看法全然相左。

据记者了解,372家门店数量相当于国美上市门店数目(2010年上半年最新数据为740家)的一半,虽然其经营收入并未计入国美业绩,但是它的存在使得国美无论在行业地位还是供应商影响力方面,都稳坐家电零售第一把交椅。“简单地说,如果失去372家门店,国美会从一个全国性品牌变成一个区域性品牌。不仅如此,在与苏宁的竞争中,国美会沦为老二地位。”黄光裕方面新闻发言人贾鹏云告诉本报记者。

本报记者在查阅国美财务数据时发现,这样的说法并非没有依据。2009年年底,国美电器上市门店遍及198个城市累计726家,而苏宁的对应数字则为200个和941家。但是随着国美将未上市的364门店及50余家大中门店计入以后,国美规模一举扩大至329个城市、1141家门店。

不过赵彤却认为,黄光裕出事一度让外界对于这部分资产疑虑重重、价值大幅缩水。况且,想要真正注入非上市门店牵涉到估值做价等多个环节,操作起来颇为不易。赵彤说,为了稳定投资人信心,国美甚至在2010年初,做出了无限期延长注入该部分资产的决定。

而对于黄方面提到的这些门店的战略价值,赵亦给出了另一种说法。她称,从业绩上讲,未上市公司营收一直未计入上市公司,仅向上市公司缴纳管理费用等。2009年这部分费用总额为2.3亿元,占2009年国美电器总收入的比例约0.5%。她据此认为这对集团业绩影响微乎其微。

另外,据赵彤说非上市门店主要集中在新疆、东北、河南等地,这些都是家电连锁业“相对落后”的区域,即使剥离出去,对国美集团的影响也不会很大。

玄机

值得注意的是,赵彤似乎在有意或无意的忽略掉一个区域——上海及江浙地带。本报从可靠渠道了解到,以上地区正是非上市门店的首要据点。以上海为例,2009年底,国美电器在上海共拥有门店59家,这些门店均为2006年并购纳入上市公司的永乐品牌门店,加上国美品牌的43家门店(该数字由黄光裕方面提供,都属于黄的非上市公司),总共为102家门店。而同期苏宁在上海的门店总数为59家。正是非上市门店的加入,使得国美在上海地区门店数目接近苏宁的一倍。上海的战略位置有多重要?这从2009年年报的财务数据可见一斑。在该年度,上海地区以14%的销售比例,高居国美各地区销售占比第一位。当然,撤出这些门店对于黄光裕来讲也不是好事。多年以来这些门店一直和上市门店共享各类后台系列。一旦决裂,非上市门店既没有了售后服务又没有了管理团队,如何生存尚难预计。可以说这是一招“两败俱伤”的狠棋,而当下,双方都在考验对方和投资者的耐性和底线。

第二张牌:“增发”知多少

8月27日,黄光裕同时抛出了另一项具有实质性意义的决议。当日,由黄光裕控股的Shinning Crown向国美发来的要求函中,黄称将以溢价5%的代价,要约认购根据现有发行授权可予配发及发行的股份总数的55%至65%股份。

在黄家表态3天后,国美即对媒体发来邮件对此事进行了披露和回应。

国美新闻发言人赵彤称,国美目前并未就根据现有发行授权发行新股做出任何决定,董事会也通常不会考虑任何基于假设性的提议。“董事会认为由于Shinning Crown是公司的关联方,根据有关上市条例,公司无法满足黄先生单一股东的要求。”

在贾鹏云看来,国美的以上回应透露出两点信息:其一,国美“截止目前”不会增发一句,这恰恰说明了“以后增发”的可能性;其次,一旦增发,国美很可能“实施定向增发,将大股东彻底排除在增发计划之外”。

按照国美电器目前的授权体系,国美电器董事局有20%增发的决定权。如果采取供股的方式,那么包括黄光裕在内的老股东都可以参与,在没有超额认购的情况下,目前的股份比例不会发生变化。但是,一旦国美采取针对个别投资者的定向增发,那么依据眼下双方剑拔弩张的紧张态势,黄光裕方面将势必会被排除在名单之外。

“尽管事后我们也能以恶意摊薄股东权益、违背股东信托义务的名义去起诉董事会,但是却无法阻挡他之前的定向增发,我们会非常被动。”贾鹏云坦言。

与此同时,黄方也在不断布线应对其不利局面。香港联交所的信息披露显示,在8月24日和25日,黄光裕一方已经在二级市场增持了国美电器1.2亿股的股票,其持股比例上升达到34.78%。在9月28日之前,黄光裕大股东一方有权增持不高于2%的股份,这意味着黄将增持到35.98%。

玄机

以国美电器增发20%计算,黄光裕提出认购55%~65%新股,按每股2.24港币计,即要认购17亿~20亿港币的新股,即使按照国美电器目前的股价再溢价5%来计算,黄家至少也要拿出40亿元港币。以上行为是否证明了黄资金充裕?原国美电器决策委员会发展战略研究室主任、现任新日电动车副总经理胡刚估计,从目前公开信息看,黄光裕方面“是不缺钱的”, 他称,黄的主要资金应该来自于“永不动用资金”、地产业务融资、亲友捐助等等。他透露,黄甚至在近日拒绝掉了某位前家电零售高管的支援。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质疑这些可能是“烟雾弹”。“黄光裕家族放出超额认购的声音,有两方面诉求:一方面是向投资者证明黄家有雄厚的资本实力;另一方面威胁投资者不要对其提出改组董事局的动议投反对票,否则上市公司将受到重大影响。”一位不具名业内人士称。

第三张牌:“拉票”罗生门

“陈总王总还在路演,下周才能回国。”9月1日媒体沟通会现场,任大庆向本报记者证实。

8月23日业绩说明会结束以后,以陈晓、王俊洲为首的国美高管,则开始近十余天的紧张路演,奔走于美国、英国、新加坡各地投资者之间,为9月28日股东大会“拉拢人气”。事实上,根据本报记者了解,早在8月23日香港业绩说明会时,陈晓等人就曾多次前往摩根大通商业银行大厦。尽管国美副总裁何阳青事后提及此事时,对本报记者笑称:“我们只是借用场地”,但是考虑到摩根大通目前持有国美9.01%的股份,位列国美机构投资者前五,正是国美和黄光裕方面此轮股东大会需要特别争取的对象。

而黄光裕方面则为“杜鹃归来”兴奋不已。 8月30日黄光裕之妻杜鹃的终审结果则由有期徒刑改判为缓刑。宣判后,杜鹃被当庭释放。

据黄光裕新闻发言人贾鹏云称,自己已在9月1日和杜鹃有过私人会面,“我们希望杜总随后对于整个战局能有一个好的规划。”他透露,不排除接下来杜鹃将会拜会投资人和国美旧高管,寻求更多实质帮助。

截止本报截稿时间9月2日下午18时,港交所资料显示,目前尚未显示有机构离场。

玄机

无论是对于中报业绩的渲染,还是五年规划的出炉,无论是黄光裕方面独立门店的要挟,还是在二级市场的不断增持。以上种种,都可以看做是一种试探、挑衅、博弈。胡刚认为,双方这种博弈一言以蔽之,就是为了争取机构投资者以及中小投资者的注意,为9月28日“巅峰对决”拉票。 相关阅读:

国美公开信暗示黄陈局势微妙变化 陈晓主动辞职?

杜鹃“出笼” 国美改口称从未说过“去黄化”

波克城市游戏大厅官方下载

酱游记手游

剑尊安卓版

相关阅读